路桥区教育局
|
|
|
|
|
|
|
|
|
最新提示:
 区别于此前“小打小闹” 雷军宣战华为的底气何在  01-24  “微信之父”张小龙:每天有1亿人教我做产品  01-21
   热点文章
  教育之窗
  通知公告
  OA办公
  专题专栏
  教育督导
  党建园地
  互动交流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路桥区教育局 > OA办公 > 文章内容
弃子戴威:100亿的青春和1000万追债人何去何从
时间:2019-02-10 11:3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lqedu.org 点击:

  众叛亲离,资金耗尽,债务高筑,戴威还在坚持什么?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来源:东方ic

  戴威变了,以往的他面对负面舆论时选择沉默和回避,但现在他开始频繁地发内部信。

  最新的内部信发布于申请退还押金的人数超过1000万之后,戴威承认自己存在判断失误问题,“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但戴威还是希望能够挽回些什么,“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随着ofo的危机,当下的局面几乎完全在戴威的掌控之外了,这个年轻的创始人开始计划作出一些改变,首先是改变他在员工和公众眼中的形象。

  “ofo不会倒闭,但是其他都有可能。”在11月发完工资后的一周,已停滞数月的ofo员工大会重新被召开。那段时间见过戴威的老员工说,戴威看起来略显疲惫,也远没有从前那个骄傲劲儿了。

  ofo能否熬过冬天,这个关乎共享单车行业最后命运的话题一直在撩拨着互联网、创投行业、媒体以及ofo所有用户的神经。

  在ofo并购被搁置的这几个月,戴威一直在忙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强撑着熬过去。在他11月的朋友圈里,充斥着ofo的各种合作新闻,比如与运营商一起,通过服务置换联合推出年卡的活动。他在拼尽一切得为ofo找到新的资金来源,哪怕只是一些简单的市场合作。

  上市也是一种出路。根据《财经》报道,ofo创始团队在求助政府官员,谋求上市的机会。此外,戴威还宣称已经有部分供应商答应债转股,解决了一部分的资金困难。

  STO也被戴威考虑过,他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能为ofo募得资金。

  STO(Security Token Offer)是一种以token为载体的证券发行,通过非公开募集和公开募集来对外进行融资,可以将现实中已经存在的金融资产或权益进行代币化,例如公司股权、债权、知识产权、信托份额或黄金珠宝等实物资产,都可以转变为链上的数字资产。

  但这些办法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目前国内还没有哪一家公司成功申请STO,行业都还处于探索阶段,申请STO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充沛的资金,这对ofo来说并不现实。”一位近期接触过戴威的人士指出。

  2018年的ofo没有太平日子,每个负面新闻的曝出都让人倒计ofo的死期。

  ofo已经处于极度缺钱的状态:ofo曾上线与PPmoney的合作活动,引导用户将其99元押金升级为特定资产,并从中赚取导流费,活动在媒体报道后很快被叫停;职人社创始人爆料ofo欠其6.5万元猎头费,ofo无力偿还并提出折算为广告费抵债;拖欠物流公司811万服务费,拖到北京海淀法院下出判决书……

  但这些在戴威的口中,归咎于因为没有及时探索广告变现。言下之意是,如果早一些广告变现,ofo的结局未必会是现在如此。他还计划未来做更多细分的app,来实现多元化的发展。

  听完戴威的种种计划,张恒(化名)意识到这家公司与他最初想做的小黄车已大相径庭。

  张恒是ofo的老员工,于2016年底入职ofo。11月的员工大会戴威显示了自己的决心,包括越来越激烈的商业化手段,而张恒觉得变味了,他也不知道戴威在坚持什么,作为员工的他只想要一个结局。

  “难道他没有想过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型本来就不能持续吗?为什么不在合适的时候选择把ofo交给其他人呢?”11月的大会仍然没让他等来满意的结局,张恒决定离开。

  “戴威只想ofo死在自己手里,但我们觉得如果把ofo交给滴滴,或许这个事儿还能继续做下去,为什么要强撑?”这几乎是每一个没有等到结局就离开的ofo员工,到现在都一直萦绕在心头的疑问。

  甚至在联合创始人里,也传出了和戴威意见相反的声音。某位联合创始人私下透露,自己的意见一直在董事会中被戴威“代表”了,也许一开始不直接做海外市场,ofo的结局还会不一样。

  众叛亲离,资金耗尽,债务高筑,戴威还在坚持什么?

  1

  很多人在谈论ofo的近况时候,开始莫名地用一种慈悲地心态看着这个年轻的创始人,他们觉得这场闹剧归咎于他的年轻、懵懂、而不善于和资本博弈。

  戴威确实年轻,但并不懵懂。

  1991年,戴威出生于安徽淮南。

  这个90后家境优渥,学生时代又走上了典型的精英路线。父亲戴和根当时是中国中铁执行董事、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董事,做过青藏铁路的工程指挥。2009年,戴威考入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光华管理学院,先后担任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和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

  他当选学生会主席的过程充满了争议,但无碍于他还是非常熟悉学生会的那一套待人之道。

  在老员工秦淮(化名)眼里,他本是一个很亲和的人,很好说话。ofo刚创办的时期,团队不超过10个人——彼时的氛围与其说是公司,不如更像一个学生社团。每周戴威会带着大家一起喝酒撸串,就在学校附近,几个老朋友,花一两百块钱,每次总要尽兴而归。

  ofo最早期的大部分员工都是戴威的师兄弟、舍友以及在学生会时的同学,ofo的喝酒文化也是从学生会时就沿用过来的,隔三差五喝酒聊天联络感情,戴威也习惯于用这个方式维护和最早期的骨干成员们之间的关系。

  戴威聪明而克制。哪怕酒量一般,但喝多了不乱说话,也几乎不在酒桌谈公事。

  他善于煽动情绪。北大学生会主席的经历和光环,也给戴威带去了事业最初的合作伙伴。戴威说服力很强,而说服人要从对方的需求出发,找到打动人心的一点,他深谙此道。

  在他的孩童时期,麦当劳还是稀缺品,在淮南看到的第一家麦当劳曾让他印象深刻。直到成年后,他去往北京,再到国外,才发现这个黄色的M标志到处都是。后来,在国外的戴威只要看到麦当劳,就会产生一股熟悉和亲切感。

  这个故事后来被戴威包装加工并反复兜售,很多戴威直接面试过的高管都听过这个故事,最后成了“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这句标语的由来。2018年年初,ofo甚至推出过同名主题曲,推广自己的价值观。

  《人生不是一场马拉松》,这个日本励志广告打动过戴威,戴威又用它打动了后来的合伙人杨品杰。这个广告的奥义是告诉你人生并没有同一个终点,有的人去结婚,有的人去养猫,能够实现价值的方式多种多样。看完这个广告后,杨品杰“被戳中了点”,加入了ofo。

  戴威也不是完全不懂得商业。



(责任编辑:lq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