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桥区教育局
|
|
|
|
|
|
|
|
|
最新提示:
 区别于此前“小打小闹” 雷军宣战华为的底气何在  01-24  “微信之父”张小龙:每天有1亿人教我做产品  01-21
   热点文章
  教育之窗
  通知公告
  OA办公
  专题专栏
  教育督导
  党建园地
  互动交流
  政策法规
  政务公开
路桥区教育局 > OA办公 > 文章内容
上班第一天你必须明白:创新需要“猪队友”
时间:2019-02-11 10: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lqedu.org 点击:

  高喊创新的企业不成功,是因为缺少像“猪一样的队友”。

  人们常用“猪友”形容憨厚的团队成员率性不理性、无厘头没目标、前后矛盾不一致、贪玩没理想。殊不知,猪队友这四大人性弱点都是创新成功的合金元素。

  为说明“猪友”的重要性,已故管理学家马切(James March)曾专门写文章鼓吹,组织需要“率性的技术”(Technology of Foolishness)。概要定义技术为人思考和行动的方法,马切认为,一般人有一个重大的认知误区,以为“理性的技术”(Technology of Reason)才是值得追求的。尽管人类对理性技术的偏好只是最近400年的事情,但这种偏好已经成为类似宗教信念般的思想认识。在我们不断强化对理性技术偏好的过程中,率性的技术越来越被忽视,甚至被鄙视。问题在于,成功的创新既需要理性技术,也需要率性技术。

  在马切看来,理性技术往往强化三大假设:1)我们应该有目标。没有目标的人或企业,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2)我们讲求连贯性。不连贯,前后矛盾,它是理性决策的大忌。3)我们要理性不要率性。理性就是想好了再做。事先设定的目标和行动产生的结果之间要对应吻合。理性就是结果导向,而不能行事风格导向,不能说“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就要这样做”。

  创新实践中,理性技术这三大假设会不由自主地制造限制性效果,降低创新的成功概率。首先,在开始阶段,创新一定是个“错误”的主意。离经叛道,它是创新的底色和腔调。起始阶段,创新不可能有自己一套完整的、自证合理的叙事逻辑。断断续续、支离破碎和残缺不堪,这些是创新出生证上的身份标识。按照已经存在的理性价值叙事,它必然是“错误”的。

  其次,创新的活力来自放飞自己,不受现有规则的约束。但在理性技术的效率信念之下,无约束,不成方圆,难有效率。

  再次,先有目标再行动,这是一种认知专权。事实上,人们总是在想中做,做中想,边想边做,边做边想。画家说,在没有放下画笔之前,我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实践论哲学家说,思考是内实践,行动是外实践。内外实践不可分割为有刚性时间先后序列的活动。

  相对于理性技术的限制性,率性技术恰好有解放的效果。首先,率性技术视“玩耍”为创新活动的第一原则。我曾问艺术家,关于你的事业,第一原则是干什么的?艺术家回答:在喜欢的事情上浪费人生。玩耍的原则把创新者解放出来。他们不必受已经建立起来的理性技术规则的限制,因此更容易找到出人意料的新认知和新方法。同理,孔夫子解释自己把握《易经》的方法为“玩索有得”。下一次,我们抱怨“猪友”不务正业之前,先想一想他们玩耍带来的创新价值。

  率性技术对创新的贡献还在于它极其在意“有趣”。相对于“有效率”,“有趣”是完全不一样的评价标准。在效率思维的统治下,我们偏好目标,连贯,和结果导向。它们在一起产生自证合理的“黑洞功效”,即无限收缩和塌陷为一点。而创新就是要偏离走向寂渺的那一点,就是要从丰富的生命形态中找到新秩序的元点。“有趣”的行事标准鼓励人们天马行空,不必在意是否前后矛盾或逻辑连贯。下一次,你碰到猪一样的队友,你要懂得利用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你可能擅长理性技术的强连接,把优秀的活动做到卓越。他们擅长弱连接,把看似不相关的变成新的因缘关系。

  猪友率性的另一个典型表现就是容忍模糊。他们不较真,不求事事清晰。人们往往把他们的这种性格当作“得过且过”的缺点。其实,容忍模糊是创新的前提条件之一。上一次,我有机会登上烟雨迷蒙的张家界。后面游客的一句话点拨出我对张家界之美的全部感受:好看是好看,就是看不清。朦胧之美,在于好看但无法清晰表达。理性技术很难容纳朦胧之美,因为它的定势目标总是指向清晰化。率性技术则包括用模糊的方法表达多样的个人感受。过去,你也许认为猪友思想幼稚,不能决断。现在,换个角度,你应该看到他们朦胧思考之美。

  对于理性和率性技术的差别和价值,法国学者谢弗(Jean-Marie Schaeffer)有系统的解释。在他的《现代艺术》一书中,谢弗强调说明率性与猜想的价值。艺术、率性、猜想,它们构成一套有别于科学、理性和论断的思维方法。二者不同,却互补。

  什么是科学?科学是对功效的论断(Reasoning)。科学关心问题背后的因果,解释“如果……那么……”的关系。人们为何要遵守已经发现的因果关系?因为它能带来我们所希望的功效。科学的“问题观”促进建立越来越精细的因果关系的知识。越来越系统化的知识有助于提高人类活动的效率。

  什么是艺术?艺术是对美的猜想(Speculation)。艺术关心刺激感官认知的迷思现象(Myth)。艺术家只关心对现象的个体感受。艺术家的创作活动着重落在怎样用标新立异的形式表达自己独特的感受。艺术的“迷思观”丰富人对自己和身处的环境之感受。它带来想象力多样性,并成为智慧的源泉。

  创新既需要科学效率,也需要艺术多样性。如果一个团队中的成员只专长于理性的技术,他们很难突破效率思维的魔障。团队中思维怪异,行为率性的人往往有令人脑洞大开的主意。2011年,乔布斯给斯坦福大学毕业生的忠告,保持率真(Stay Foolish),表达的是同样的道理。

  关于团队成员多元性与创新之间的关系,《设计思维》的作者布朗(Tim Brown)最有体会。做为IDEO设计公司的总裁,布朗刻意招募各种各样背景和专长的人进入他的设计团队。布朗认为,一个设计团队必须包括各种各样的人才。他们的思维方式应该包括:工程师、人类考古学家、跨栏运动员、红娘、卖药的、啦啦队长、心灵导师……总之,只有理性和率性技术相结合,我们才可能有成功的创新。

  率性、行为有趣、思维特异,把具有这些品质的人编排到公司的创新团队里来。这样你会有一个成绩斐然的猪年。

  新浪2019国际学校择校巡展不容错过!3月-5月,全国多地联动!国内百所国际学校的盛宴,众多顶尖海外名校鼎力加盟!一对一现场咨询、面试!还等什么?快来扫码报名吧!

上班第一天你必须明白:创新需要“猪队友”



(责任编辑:lqedu.org)